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

2023-05-17 13:50:16

作者:未知

來(lái)源:未知

在“日本民俗學(xué)第一人”柳田國男的代表作《遠野物語(yǔ)》中,記述著(zhù)大量發(fā)生在巖手縣遠野地方的民間傳說(shuō)。與當時(shí)所流行的傳統怪談所不同的是,《遠野物語(yǔ)》中的故事大都發(fā)生在遠野地方的當地人身上,內容除了真實(shí)發(fā)生過(guò)的“座敷童子”“河童”“幽靈”“神隱”等奇聞外,還夾雜著(zhù)不少關(guān)于當地習俗或逸事的記錄,這種包含著(zhù)明確地理信息與極高“可信性”的撰寫(xiě)形式,除了為后來(lái)日本民俗學(xué)的發(fā)展打下了基礎之外,《遠野物語(yǔ)》也讓“遠野”這個(gè)四面環(huán)山的鄉下小鎮,成了日本最具“靈氣”的地點(diǎn)之一。

當然,這些與今天的我想說(shuō)的游戲倒也沒(méi)什么太大關(guān)系——如果一定要說(shuō)的話(huà),那大概就是《玉響未來(lái)》的故事,同樣將“遠野市”作為了敘述故事的舞臺?!哆h野物語(yǔ)》背后所潛藏的“人類(lèi)與神秘事物的和諧”,自然也成了故事的重心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1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是Azurite在2019年推出的美少女游戲,即使是在DMMGAMES旗下眾多品牌當中,Azurite也可以算是那個(gè)最傾心于懸疑推理故事的品牌,其在2016年推出的出道作《真相雜音~(yú)受信偵探事件簿~》就打著(zhù)“本格推理”加“超能力戰斗”的招牌,靠著(zhù)特有推理系統,在當年拿下了“萌系游戲大賞2016”的“游戲設計”部門(mén)金獎。

在此之后推出的《說(shuō)到底,這只是~的故事》雖然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制作班底與視覺(jué)風(fēng)格,卻還是將“懸疑”的主題,放在了故事的最優(yōu)先位置。而作為品牌第三部作品的《玉響未來(lái)》,同樣繼承了這些特點(diǎn)。在游戲類(lèi)型上,Azurite也將本作定位為了“人與妖異與魔法使編織的懸疑ADV”——只不過(guò)從第一眼上,你或許很難將它與“懸疑”聯(lián)系到一起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2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的故事,發(fā)生在日本東北一個(gè)名為“深野”的鄉下小鎮。在這里,妖異們混入了普通人類(lèi)的生活當中,而在兩者間的進(jìn)行協(xié)調并維持平衡,便是身為“魔法使”的男主角夜羽睦季的職責。整體故事分為多個(gè)小章節,前半部分以單元劇的形式,講述了主人公如何解決由怪異引起的問(wèn)題,后半部分則以玩家的選擇為分歧,講述了各位女主角的煩惱與結局。

正如我在開(kāi)頭所說(shuō),本作的創(chuàng )作靈感在很大程度上來(lái)自柳田國男的《遠野物語(yǔ)》,這讓它的故事充滿(mǎn)了濃重的“傳奇”色彩。大量取自于遠野當地民俗的神怪都在本作中登場(chǎng),其中貫穿整部游戲的“吉祥物”兼關(guān)鍵線(xiàn)索“卯子鳥(niǎo)”,就作為“結緣”與保佑“戀愛(ài)成就”的神明被廣泛認知。而《遠野物語(yǔ)》中曾經(jīng)記述過(guò)的“被咬掉一只耳朵的權現大人”“迷家”“山人”等地方故事,也被游戲以一種更加現代的形式重新詮釋了出來(lái)。結合游戲對“深野”這個(gè)城市獨有的神秘氛圍描繪,使得本作在像我一樣喜歡“傳奇”或“民俗”主題故事的玩家心中,加分不少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3

除了忠實(shí)再現《遠野物語(yǔ)》中的典故外,故事還為這只權現大人賦予了更多的“人性”

特別一提的是,本作同樣沒(méi)有沿用前一部作品的團隊陣容。特殊的制作體制,讓Azurite并不像傳統的美少女游戲廠(chǎng)商那樣有著(zhù)固定的制作團隊,也正是因為這樣,才促成了《真相雜音~(yú)受信偵探事件簿~》時(shí)“Liar-soft”與“SILKY'S PLUS”的“強強聯(lián)手”。

不過(guò)要是光從制作陣容上來(lái)看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的團隊同樣可以稱(chēng)得上“豪華”。在劇本上,游戲啟用了老牌寫(xiě)手藤太負責故事的主要部分,“幻想”與“魔法少女”題材可以稱(chēng)得上是藤太的拿手絕活。而此之前,藤太在同樣以“和風(fēng)”加“傳奇”為主題的《千戀*萬(wàn)花》上的表現,就得到了不少玩家的認可,在“劇本深度”與“角色魅力”中建立一個(gè)合適的“中間點(diǎn)”,是許多人對于他筆下作品的最直觀(guān)感受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4

需要承認的是,作為一部同時(shí)帶有“懸疑”與“民俗”色彩的作品來(lái)說(shuō)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中出場(chǎng)的角色都討人喜歡得出奇,負責本作角色設計工作的“雨加雪”與“茉宮祈芹”兩人堪稱(chēng)“廢萌”典范的畫(huà)風(fēng),恰到好處地在游戲日常部分中,凸顯著(zhù)四名女主角們的魅力。與此同時(shí),“杏子御津”“楠原結衣”“杏花”三位老牌美少女游戲聲優(yōu)的出演,也在某種程度上為本作的角色演出方面添彩不少。其中杏子御津飾演的“小伯白”,更是在游戲中占有了“第一女主角”的重要地位,其極具辨識度的聲線(xiàn)與角色身上所具有的“合法蘿莉”屬性,有著(zhù)與生俱來(lái)的契合度。

雖然有著(zhù)符合“廢萌”系作品的所有要素,但《玉響未來(lái)》卻依然沒(méi)有忘記自己身為“懸疑故事”的本質(zhì)。實(shí)際上,作為一名擅長(cháng)使用和回收“伏筆”,并借此塑造懸念的腳本家,藤太基本對本作故事“核心”部分展現出了不錯的掌控度。在故事的前期,游戲成功地在現代化的民俗故事中,為“展現世界觀(guān)設定”“突出角色個(gè)性”與“引出故事懸念”找到了一種相對理想與平衡的狀態(tài)——飽滿(mǎn)的文字信息,重新詮釋的民俗故事,加上還算有趣的日常部分描寫(xiě),使得大部分玩家都可以從前期的故事中獲得不錯的體驗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5

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在游戲發(fā)售當年舉辦的“萌系游戲大賞2019”中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與堪稱(chēng)美少女游戲業(yè)界“活化石”的《初音島4》、賺足話(huà)題的《異想魅惑》并列,共同獲得了“年度準大賞”的高評價(jià)(考慮到當年的大賞最終得主,這也成了一件無(wú)可奈何的事情)。在這當中,藤太不夠花哨卻堪稱(chēng)穩定的劇本質(zhì)量,絕對起到了關(guān)鍵作用——實(shí)際上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對于故事關(guān)鍵部分的處理,也的確能讓你忽視掉作品本身的大部分缺點(diǎn),這也就有了上面段落的那些贊美之詞。

可反過(guò)來(lái)說(shuō)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也有著(zhù)某些無(wú)法忽視的缺陷。

為了強調主題中的“懸疑”與對應的“解謎”部分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專(zhuān)門(mén)在路線(xiàn)選擇階段采用了“劇情鎖”的形式對玩家進(jìn)行引導,放在其他同類(lèi)型作品中,這本是一種非常常見(jiàn)的解謎手法,但《玉響未來(lái)》卻暴露出了一個(gè)非常關(guān)鍵的問(wèn)題——也就是在“資源分配”上的不均。就像我在前面說(shuō)過(guò)的那樣,藤太是一位資歷與能力成正比的劇本作家,優(yōu)秀的劇本掌控力讓本作可以在“起承轉合”上給予玩家合理的故事——但這充其量也只是針對“主線(xiàn)”故事而言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6

章節式的“單元劇”本身情節緊湊,對于喜歡這種形式的玩家來(lái)說(shuō)應該很快就能融入到故事中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最大的問(wèn)題在于,它雖然在“第一女主角”的故事描寫(xiě)上不遺余力,并用劇情鎖的方式將其重要性進(jìn)一步襯托起來(lái),卻沒(méi)能將通向故事結局的“線(xiàn)索”平均分配到其他劇本當中,致使本作的“主線(xiàn)”與“支線(xiàn)”在風(fēng)格主題與完成度上,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割裂感——這在有著(zhù)明確“真結局”的美少女游戲中并不是什么少見(jiàn)的事情,但在《玉響未來(lái)》里卻格外明顯。

實(shí)際上,《玉響未來(lái)》的故事從完成度上可以分為兩部分。其中,作為真女主角的“小伯白”路線(xiàn)在故事中占有絕對的優(yōu)先地位,其次是則在共通劇本中起到關(guān)鍵推動(dòng)作用的“時(shí)掛由岐奈”路線(xiàn),兩人的劇本自始至終都緊扣游戲主題,除去快到讓人有些跟不上的“解謎”環(huán)節外,這兩個(gè)故事可以說(shuō)是游戲最為精彩的部分。

但另一方面,如果玩家想要看到“真結局”,就必須要先花費數個(gè)小時(shí)看完本作的另外兩名主角——“水晶石美陀璃”與“貓天宮花子”的故事。倒不是說(shuō)我不喜歡這兩名角色,可她們的故事實(shí)在過(guò)于突兀,就好像劇本家根本沒(méi)有興趣在配角身上多下功夫那樣,導致兩人的路線(xiàn)只能淪為爛大街的廢萌系戀愛(ài)故事,與《玉響未來(lái)》的主線(xiàn)越跑越遠,更讓人提不起閱讀的興趣。

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評測:戀愛(ài)、懸疑與遠野物語(yǔ) 7

好在,游戲精美的CG與聲優(yōu)的賣(mài)力演出最終還是為這個(gè)過(guò)程扳回了一城,不至于“無(wú)法忍受”

瑜不掩瑕,或許是對本作最貼切的形容。

也是出于同樣的理由,從一開(kāi)始大概也沒(méi)有人指望《玉響未來(lái)》能在“萌系游戲大賞2019”中拿下大獎。作為一部“懸疑故事”,它的故事有著(zhù)不錯的立意與展開(kāi),開(kāi)發(fā)團隊豐富的經(jīng)驗與扎實(shí)的功底,非常成功地被反應進(jìn)了游戲中,但也就僅此而已了。它講了一個(gè)好故事,但講故事的方式卻不夠聰明——這也使得它與我們印象中的“懸疑”故事,產(chǎn)生了更大的差距。

或者,如果你同樣喜歡在廢萌氛圍下展開(kāi)的“民俗”或“傳奇”故事,那么它依然有著(zhù)不可小覷的魅力。